主页 > D易生活 >整併破局,DRAM 产业命危 >

整併破局,DRAM 产业命危

注意:本文纯属产业现况分析,不应视为投资建议,若阅读本文后经过理性分析决定购买股票,则需自行承担投资风险。

2006 年,微软预计推出新版作业系统 Windows Vista,由于 Windows Vista 必须装载更高容量的 DRAM 才能顺利运作,厂商认为 Windows Vista 将会带动 DRAM 需求大幅成长,于是争相扩产。

根据市调公司 IC Insight 在 2006 年针对各大半导体厂商资本资出提出预测,估计有十八家公司资本支出金额超过 10 亿美元 (详见【表一】),其中包含三星 (Samsung)、海力士 (Hynix)、力晶、英飞凌 (Infineon)、尔必达 (Elpida)、美光 (Micron) 都是以 DRAM 为主要业务的公司,可见当年 DRAM 产业的盛况。

市场研究机构 Strategic Marketing Associates (SMA) 在年底也发表报告,指出当年新建晶圆厂的资本支出创下历史新高,且其中有 64 % 属于记忆体产能 (包含 DRAM 与 Flash),预估 2007 年 DRAM 产能将成长 53 %。

【表一】2000 ~ 2006 年资本支出金额超过 10 亿美元的半导体厂商

整併破局,DRAM 产业命危

当年台湾在 DRAM、晶圆代工业者积极扩产之下,拥有全球最多座十二吋晶圆厂,俨然成为半导体王国。拓墣产业研究所甚至预估,台湾 DRAM 业者在十二吋晶圆厂加持之下,市佔率将会迅速攀升。

然而,当时大部份的电脑的硬体规格都不足以顺利运作 Windows Vista,大幅提高企业用户採用 Windows Vista 的转换成本,使得企业用户使用意愿不高;加上 Windows Vista 跟前一代 Windows XP 之间有许多相容性问题尚待解决,使得 Windows Vista 在消费市场也遇到瓶颈,因此 Windows Vista 并没有如市场预期刺激 DRAM 需求量,全力冲刺产能的 DRAM 厂商终于陷入产能过剩的噩梦。

2007 年初,在需求疲弱与产能过剩的双重夹杀之下,DRAM 价格在短短两个月内崩跌 30 %,之后持续下跌,到了年底 DDR-II 512MB eTT 已面临 0.8 美元关卡保卫战,DDR-II 1GB eTT 也跌破 2 美元关卡,低廉的价格使 DDR-II 1GB eTT 逐渐取代 DDR-II 512MB eTT 成为市场主流。

DRAM 厂商在产品报价持续下滑的同时,又必须认列十二吋晶圆厂的鉅额折旧费用,纷纷陷入亏损 (详见【表二】)。

【表二】台湾 DRAM 厂商 2006 ~ 2008 年 EPS

整併破局,DRAM 产业命危

2008 年初,DRAM 报价持续滑落,台湾 DRAM 业者不仅陷入财务危机,还面临国外厂商限制技术转移的困境。海力士向韩国政府申请将 54 nm 製程技术转移给茂德时,三星强烈谴责这项技术转移计画触犯「防止产业技术外流法案」,且违背韩国 DRAM 产业利益,导致茂德面临数个月的技术空窗期,最后只好转向与尔必达结盟。

到了年底,全球 DRAM 业者竟然只有三星尚未陷入亏损,尔必达、海力士在鉅额亏损的压力下相继宣布减产,希望能改善 DRAM 市场供过于求的情形。

德国 DRAM 业者奇梦达 (Qimonda) 也陷入财务危机,加上沟槽式技术受到物理特性限制,有製程微缩的极限,使得其母公司英飞凌开始考虑退出 DRAM 产业。后来奇梦达将手中持有的华亚科股权转让给美光,并且与美光洽谈併购事宜,可惜谈判没有成功,奇梦达于隔年宣告破产。

2009 年初,甫上任的马政府推动「台湾 DRAM 产业再造计画」,成立台湾记忆体公司 (TMC),希望能促使国内厂商进行整併、争取国发基金的资金挹注,并且向国外厂商洽谈技术合作与投资事宜。然而,马政府担心金援 DRAM 产业会引起社会舆论抨击,并没有挹注足够的资源执行产业再造计画,台湾记忆体公司手上只有新台币 300 亿元,根本无力提供实质援助,罔论主动併购国内厂商。

在经济景气逐渐复甦、国际大厂相继减产之下,DRAM 价格终于在 2009 年中开始回升,缓解了台湾 DRAM 业者的财务危机,台湾记忆体公司与「台湾 DRAM 产业再造计画」,如今看来竟像是一场闹剧。

而 DRAM 产业霸主三星,在其他厂商不堪亏损之际仍保持小幅获利,并且持续研发先进製程降低生产成本,在这场淘汰赛中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市佔率也从 26 % 提升到 40 % 左右,拉开与海力士、尔必达的差距,霸主地位变得更加稳固。

缺乏资金与自主技术的台湾厂商,在这轮淘汰赛之后完全丧失竞争力,逐渐沦为国际大厂的代工伙伴。

苟延残喘的台湾 DRAM 产业,是否会在下一轮淘汰赛中断气?在谩骂政府之前,或许我们应该先反省,自己是否曾经反对过政府以纳税人的血汗钱援助 DRAM 产业?反杜邦、反核四、反国光石化、反六轻扩建、反援助 DRAM 产业,后果当然就是经济成长比不上邻近国家,打着环境保护与社会正义两面大旗,反对所有重大经济建设案,台湾人民真的做对了吗?

【补充】与半导体产业资深员工之对谈 (May 13, 2011)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曾经与一位半导体业资深员工讨论过台湾 DRAM 产业的困境,以及可能的解决方式。

他认为,拯救台湾 DRAM 产业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所有厂商整併起来变成一家大型企业,台湾记忆体公司不整併、不纾困,也没有自主技术,对于产业再造是一点帮助也没有。

先前的 DRAM 产业淘汰赛中,已经有许多家台湾厂商出局,其中华邦电改做 NOR Flash,但 NOR Flash 市场规模较小,可能无法容纳现存 DRAM 业者庞大的产能。至于市场规模较大的 NAND Flash,产业结构与 DRAM 相似,只有掌握庞大产能与自主技术的厂商才能脱颖而出,现存 DRAM 业者转型做 NAND Flash 恐怕还是会面临相同的困境。

世界先进退出 DRAM 产业后,获得台积电的支持转型为晶圆代工厂商,后来在 LCD Driver IC 领域耕耘有成,经营绩效还算不错。若台积电能整併国内 DRAM 厂商,凭藉着充沛的资金、庞大的产能、长期耕耘 Logic IC 领域所累积的製程技术研发实力,或许有机会帮助台湾 DRAM 产业打下一片江山,跟韩国厂商一较高下。

【补充】全球主要 DRAM 厂商大减产 (December 23, 2011)

整併破局,DRAM 产业命危

2011 年 11 月,DRAM 产业领导厂商三星带头减产 70 %,海力士、尔必达也陆续跟进,DRAM 产业终于脱离「囚犯的困境」,各家厂商联手解决供过于求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报载三星是全球唯一赚钱的 DRAM 厂商,这种说法是以三星集团整体为基础,包含旗下银行、保险、证券、半导体、面板、造船……等众多部门,无法真实反映 DRAM 部门的损益情形。实际上,三星的 DRAM 部门也是严重亏损,这点从三星跟进减产就能看出一些端倪,假使该部门仍维持获利,就根本没有减产的必要。

对三星而言,减产 DRAM 是个苦涩的决定,这跟争夺新世代面板技术的主导权,以及进军晶圆代工领域有关。

新世代的面板技术,以三星推出的 AMOLED 与夏普推出的 IGZO-LCD 面板最有希望,然而 AMOLED 受限于散热与光衰的问题,加上良率偏低,在大尺寸面板的竞争力不如 IGZO-LCD,因此三星希望在夏普的 IGZO-LCD 完成量产之前,将 AMOLED 面板推升至主导地位。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三星砸下鉅资进行研发与行销,希望能解决散热与光衰的问题,并建立消费者使用习惯,压缩 IGZO-LCD 的生存空间。

至于晶圆代工部门,三星目前掌握的大订单是 A5、A6 处理器,从先前传出苹果公司有意将 A6 晶片转单给台积电,三星降低记忆体报价抢单,推测 A5、A6 处理器的订单利润应该不高。然而,晶圆代工产业的领导厂商,是在资金、技术、市佔率、议价能力皆掌握绝对优势的台积电,联电、GlobalFoundries 也有不弱于三星的竞争力,若不集中资金全力以赴,将很难在晶圆代工产业立足。

为了应付面板部门与晶圆代工部门庞大的开支,三星只能从领导地位较为稳固的 DRAM 产业下手,希望大幅减产能提振 DRAM 价格,进而使 DRAM 部门转亏为盈。如此一来,不但能降低不必要的开支,还能获得更充裕的资金投入面板与晶圆代工部门。

在这次减产中,受惠最大的是模组厂,目前模组厂的财务体质仍远优于颗粒厂,大部分维持在损益两平边缘,在 DRAM 报价弹升之后,将能率先转亏为盈。

【补充】尔必达传出财务危机 (January 7, 2012)

还记得 2007 年 10 月,《今周刊》大篇幅报导尔必达与台湾 DRAM 颗粒厂结盟,建构完整的产业链 ── 瑞晶生产、力成封装、金士顿行销,欲挑战三星全球 DRAM 霸主的地位。没想到事隔四年,竟面临财务危机,据传日本政府出面协调全球第二大 NAND Flash 厂东芝 (Toshiba) 接管尔必达,希望能守住日本在 DRAM 产业的最后一座堡垒。

然而,尔必达面临财务危机,对长期供过于求的 DRAM 市场是一大福音。去年十一月底,三星带头减产,尔必达、海力士相继跟进,2Gb DDR III 报价在一个月内弹升 26 %,模组厂金士顿领先提高报价 3 ~ 4 %,威刚、创见也有意跟进。若尔必达被东芝接管,为了不影响 NAND Flash 部门营运,东芝很可能会做出再次减产的决定,促使 DRAM 报价持续弹升,此举给予模组厂继续提高报价的空间。

另一个有可能金援尔必达的藏镜人是金士顿。过去几次 DRAM 产业淘汰赛,金士顿多次出手救援颗粒厂,但以孙大卫嗜血的性格,接受金援的代价往往是逐步交出经营权,故此举形同将日本 DRAM 的命脉卖给金士顿,这可能是日本政府所不乐见的。然而,若金士顿能掌握尔必达,就能完全掌握尔必达建构的产业链 ── 尔必达研发製程,瑞晶生产、力成封装、金士顿行销,有机会与三星一决高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