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生活港 >国王的玻璃鞋 >

国王的玻璃鞋

国王的玻璃鞋

半个月前,爱美的国王因为宫内设计师所造的袍子设计不合时宜,命人找来坊间最受欢迎的裁缝为他做新衣服。他顾来的两个裁缝受欢迎,只因他们是出色的骗子,能言擅道骗到大家的信任。他们胡诌国王穿上的是独一无二的衣服,愚笨或不称职的人看不到,不但美观,还可以帮助国王辨别贤能之士云云。国王自己看不见,但他对他们的谎言深信不疑,把所有看不见新衣服的大臣都重重处罚。他颁布了新法例,看不见新衣服的人没罪,但诬陷国王不穿衣服的人则重罪,可判死刑,最轻的刑罚也要发配边疆。

这半个月来,全国人民都生活在恐慌之中,生怕一个不留神,说溜了嘴或被人陷害,便会招致杀身之祸。

这天,到邻国亲善访问的公主和王子回国了。他们离宫近一个月,沿路听说国家半个月前立了一条新法例,但尚未了解它的内容。公主十分思念父亲,还未更衣便奔向皇帝的寝宫,王子尾随在后。途中经过花园,恰巧几位大臣和国王在散步,同时向他汇报新法例的执行情况。几位大臣正欲离去之际,公主看见国王赤身露体,着紧地说:「父王!父王!您为甚幺不穿衣服?小心着凉啊!」在场的大臣大惊,僵硬地站着看国王的反应。不知就里的王子正想开口附和,皇帝震耳欲聋的声音打断了他:「大胆!你竟然说我没穿衣服!简直是一派胡言!颠倒是非黑白!」皇帝的心一阵刺痛,「来人!把公主发配边疆!」公主一脸惊恐,不明不白地被押走了。大臣亦纷纷退下,吓呆了的王子回过神来,心中满载疑问,焦急得很,只好追出去,他呼唤的声音,愈飘愈远。

在鸦雀无声的寝宫中,皇帝无力地摊坐在椅子上。表面上,他是气得七孔生烟,其实,他是激动、后悔……自从皇后死后,公主和王子就是他最重要的人,偏偏公主在最不适当的时候说出那番话。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他若不惩罚她,君威何在?国王闭目沉思,他知道公主不会在边疆度过余生的。她的外婆是邻国女王,只要一近边境,女王一定会出手救她。过些日子,他再想藉口把她接回宫。不过,由皇宫到边境需要七日路程,一想到公主这星期要受到日晒雨淋,吃、睡都不好,国王就很痛心。「都怪那件新衣服……好像大部份的人都看不见……」他喃喃自语。

王子和公主从狱卒口中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大感荒谬。王子在皇帝寝宫外跪了一整夜求国王收回成命,但不获接见。翌日早上,他决定放弃,蹒跚地走去公主的牢房,另谋对策。他想起自己的生日快到,便劝服士兵偷偷把公主放走。

「混帐!这些蠢材!杀……把他们全杀了!」议事厅中,皇帝怒髮冲冠,恨不得把跪在大殿前的狱卒、士兵撕成碎片。他们默不作声,没有求饶。

「殿下!万万不可!」年轻臣子加侖为他们求情。「公主只是说出事实,本来就无罪,这些士兵没有依法律办事,但他们本着良心办事,罪不至死!」

「你说甚幺!」国王暴跳如雷。

「我说根本就没有新衣服!公主已经被迫走了,还要失去多少个国民才够?」

一想起公主本来可以安全到达邻国,现在却下落不明,国王快气疯了,失去了理智,根本没去想自己才是罪魁祸首,「住口!把加侖也杀了!」

「殿下!正好还有一个月就是王子生辰,不宜杀戮!」另一大臣说道,身子在抖。国王的脸即时由红转黑,儘管气难下,但也只好把他们收监,王子生辰过后再处置,并同时派人到全国追寻公主。

王子和加侖是好朋友,他到牢中探望他。一想到回宫不到一天就到牢房数次,王子不禁叹气。

「你太冲动了,怎会忘记我生辰呢?士兵们不会为此牺牲的。」王子皱眉。

「我不是冲动,也没有忘记你的生辰。我如果不说清真相,我会看不起自己。但我承认,刚才不是好时机。」

「过些日子,等国王的气消了再说吧!」

眨眼间,一个月已经过去,目前为止未有人因新法律被处死,但公主犯法继而失蹤之事传遍全国,新法例阻吓性反而有增无减,人们每日都提心吊胆。皇宫举办了一场宴会,庆祝王子十七岁生日。在今晚的化妆舞会,王子打扮成吸血殭尸,非常俊美,却独自坐在舞会的一角,闷闷不乐。公主并没有照原定计划骑马去邻国,失蹤了,邻国女王,亦即他们的外婆,因公主失蹤生气,连他的生日会也不出席。皇帝则愈来愈暴躁。再过几天,皇帝可能会处决加侖、放走公主的士兵及其他犯新法例的人,王子苦恼不堪。

突然,一条戴着面具的「美人鱼」趋前,轻轻执起王子的手,王子先是一愣,接着便走去舞池,他们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王子的双眼闪烁着喜悦的光芒,比转动的七彩灯光更迷人。少女在王子耳边轻轻说:「我迷路了,幸好有七个小矮人救了我。情况危急,我认为在他们家中暂住更安全。我这身打扮也是他们準备的呢!父王最近怎样?还是不肯穿衣服吗?

「对,他每天光着身子,不少大臣用婉转甚至巧妙的方法劝他穿衣服,可惜都是徒劳,他就是不肯听,把大臣一个接一个地关进大牢。你十二点前必须要走,届时父王会致辞恭贺我生日,并向来宾祝酒,他一定会认出……」

「白雪,白雪,你回来了!」一说曹操,曹操就到。国王只看公主的背影已能把她认出来。这一刻,他激动得几乎落泪,并不打算处罚公主,甚至不理甚幺君威了,只要公主能够平安无事回到他身边,他愿意取消新法律,愿意释放犯人,愿意向全国人民道歉。

一听见国王的声音,王子马上挡在他面前,公主有默契地立刻逃跑,完全不顾仪态。在一条迴旋的长楼梯,她摔倒了,侍卫抓住她,提起那只遗留在梯级上的玻璃鞋,带到皇帝面前。

王子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心想:公主本来已经要发配边疆,再加上逃狱,必定被判死刑。他着急的拿起那只玻璃鞋就跑到国王的面前,眼中充满了泪水,说︰「父王!您看这只玻璃鞋!」

皇帝凝视着玻璃鞋,晶莹剔透的鞋子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父王,你还不明白吗?这只玻璃鞋,虽是透明,我们仍能触摸到它,看到它,您曾经感受到您身上这件新衣服的存在吗?要不是关心您,公主会冒险参加舞会吗?您当真要惩罚她?」

国王已经不打算惩罚任何人,但他无言以对,开始反省自己近来的所作所为。他不想被称为愚笨、不称职,才会装作看得见新衣服,接着便恼羞成怒,引起一连串的事情。现在,他的确变成了愚笨、不称职的国君。

「我明白了。」国王想通了。「该被处罚的是那两个骗子,不是无辜的人。」

这时,侍卫前来报告:「殿下,两名曾经替你做衣服的裁缝求见。」

「哦?是最近那两位吗?我正想找他们。」国王心想,这次必定要好好地处置他们。

音乐停了,宾客走到一旁,两个裁缝打开带来的一个大箱,里面装满了金币。他们跪在国王面前,一个先开口:「殿下!是我们的错!我们贪财,骗你有神奇的衣服,这是谎言。」

另一个接着说:「是我们的错,当初收下的酬金在这儿,我们不要了!我们愿意接受任何惩罚,殿下,求你放了犯新法律的人吧!我年老的爷爷在牢里很可怜啊!」

「对哦!我的妹妹也被关了,她甚幺都不知道,求求你……」

「哈哈!」皇帝乾笑了几声,「想不到你们两个还有丁点良心。话说回来,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我该负最大的责任。我的子民已经受了很多苦,我现在下令,新法律取消,所有因新法例而被捕的人,无罪释放!由于这次事件牵连甚大,我决定明天发表讲话,向全国人民道歉!至于这两个骗子,罚他们要为全皇宫上上下下洗衣服一辈子!」说完,全场先是一阵静默,接着是一阵欢呼。

谁也想不到一件新衣服会引发轩然大波,最后却如此戏剧化结束。在前一天,王子还以为这会是他这辈子最糟糕的生日!

所有因新法例而被捕的人,无罪释放;加侖和其他耿直的大臣受到重用;七个小矮人得到赏赐。王子和公主像以前般快乐地生活,国王变得更勤政爱民,但爱美的性格没变,一有空便和邻国女王交换心得,还时常做新衣服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