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车生活 >85%台湾人都是原住民?遗传科技恐无法为国族议题提供「科学」 >

85%台湾人都是原住民?遗传科技恐无法为国族议题提供「科学」

有些争议看起来讨论的是科学,但背后真正纠结的是情感。儘管意识型态一词被高度污名化,但我们仍应正视所有追求知识的行为背后皆有意识型态的事实。社会学者韦伯(Max Weber)曾经指出,血缘关係存在与否,对于群体的形成并不重要(注1)。

历史学者Eric Hobsbawm认为,民族(国族)是人工品、创造物、社会工程製品(注2)。政治学者Benedict Anderson更主张国族是想像出来的,「民族主义创造了先前并不存在的民族(国族)。」(注3)

然而,一般民众经常认为血缘、遗传等原生特徵是构成族群或国族的基础。在台湾,民众的国族认同又相当分歧,这导致统独之争无可避免地延烧到台湾人的血统议题上。有些中国国族认同者强调两岸民众都是「炎黄子孙」、「血浓于水」。另一些台湾国族认同者则强调多数台湾汉人拥有原住民血统,不同于中国人。

近年来,随着遗传科技突飞猛进,亲子之间的血缘关係已能够被準确地确认。于是,许多人开始寄望遗传科技能够为族群或国族找到科学上的根据。

1996年学者提出过半汉人有原民基因遭打脸

,在台北医学院举办的「原住民健康问题之现况及未来展望」研讨会中,高雄医学院的陈顺胜医师发表 〈台湾与西太平洋岛屿南岛语族之健康关係〉。他重新计算台大医院李俊仁医师发表的人类组织抗原(HLA)数据,得出「20-60%台湾汉人拥有原住民基因」的结论(注4)。

1996年11月16-17 日,陈顺胜在「族群政治与政策研讨会」中发表 〈由医学资料看台湾族群融合〉,再次指出「20-60%台湾汉人拥有原住民基因」。日后在慈济大学教授体质人类学的陈叔倬,当场发现陈顺胜计算过程有误(注5)。

经过重新检视之后,陈顺胜修改数据,并在研讨会论文集出版时将文章标题改为 〈从人文与医学资料看台湾的族群〉。修正后的文章,取消「20-60%台湾汉人拥有原住民基因」的结论(注6)。往后,陈顺胜未再提过这个论点。

85%台湾人都是原住民?遗传科技恐无法为国族议题提供「科学」

北马偕医院林妈利医师对于人类组织抗原(HLA)的研究则发现,台湾的福佬人与客家人只有13%具有原住民血统。

她的研究成果发表在学术期刊《Tissue Antigens》上,原文指出:“In this study, the finding that major haplotypes of the indigenous groups were found in 13% of the total ‘Taiwanese’ (Minnan and Hakka) HLA class I haplotypes suggests a low proportion of indigenous genes in the ‘Taiwanese’ gene pool.”(注7)

(直译:在此研究中,13%台湾人(闽南与客家)的HLA第一类单倍型当中发现原住民的主要单倍型,显示台湾人的基因库中含有低比例的原住民基因。)

随后,林妈利又以人类组织抗原(HLA)推论台湾汉人的来源,并再次刊登于学术期刊《Tissue Antigens》上。原文指出:

“In our previous study, we found that 13% of ‘‘Taiwanese’’ HLA-A, -B and –C three-locus haplotypes most likely originated from these mountain tribes and also from the Pazeh, who are a disappearing plains tribe. This suggests that only a small proportion of indigenous genes are present in the ‘‘Taiwanese’’ gene pool, although HLA data from the already extinct plains tribes (9 tribes) are not available, and so the degree of contribution of these tribes to the ‘‘Taiwanese’’ gene pool is at present unknown.”(注8)

(直译:在我们先前的研究中,我们发现13%台湾人的HLA-A、-B、-C 单倍型来自高山原住民以及正在消失的巴宰平埔族。这显示台湾人的基因库中只有小比例的原住民基因,然而已消失的9种平埔族HLA资料不可得,故其对于台湾人基因库的贡献度,目前不得而知。)

前揭文字显示,在台湾的平埔族当中,林妈利只蒐集到巴宰族的资料。她原以为另外9种平埔原住民族群(并未指出是哪9种)已经消失。到了2003年,林妈利发现西拉雅族仍然存在,因此开始蒐集西拉雅族的样本。

2007年林妈利改说法:85%台湾汉人有原民血缘

从2006年开始,林妈利陆续公布西拉雅族的数据,可惜至今仍未有正式论文于学术期刊上刊出。在2006年7月国科会科学季「多样性台湾」特展专文 〈我们流着不同的血液〉中,林妈利根据粒腺体DNA推论:「现在的台湾人有26%拥有来自原住民的母系血缘,亦即2300万人口中约有600万人是平埔嬷及高山嬷的后代;其他74%是来自福建,是唐山嬷的后代。」(注9)

,林妈利于《自由时报》刊登 〈非原住民台湾人的基因结构〉,再次公布未曾在学术期刊上发表的数据。该文指出,经由检验100个台湾汉人,「发现台湾人的半套型基因有48%是来自福建,其他52%主要来自原住民」。

所谓半套型基因,即为前述之人类组织抗原(HLA)单倍型。在粒腺体DNA方面,「台湾人的母系血缘有47%属于台湾原住民及东南亚岛屿的族群,48%属于亚洲大陆,还有5%属于日本的母系血缘」。

在Y染色体方面,「这100人中的58名男性,可归类为41%的父系血缘来自台湾原住民及东南亚岛屿族群,59%的父系血缘来自亚洲大陆」。最后,林妈利总结道:「根据三个系统的分析,85%的台湾人是带有台湾原住民的血缘。」(注10)

85%台湾人都是原住民?遗传科技恐无法为国族议题提供「科学」
林方法论遭质疑:以此推99.99%台湾汉人都是原民?

在慈济大学教授体质人类学的陈叔倬,以及致力于西拉雅文化的西拉雅族人Alak Akatuang(汉名:段洪坤),共同在学术期刊上发表 〈平埔血源与台湾国族血统论〉,对林妈利的2007年新论点提出方法上的质疑(注11)。

首先,他们质疑林妈利的数据前后矛盾:在人类组织抗原(HLA)方面,2000-2001年的林妈利指出 13%台湾人的单倍型来自原住民;为何2007年的数据变成52%?在粒腺体DNA方面,2006年的林妈利指出台湾人有26%拥有来自原住民的母系血缘;为何2007年的数据变成47%?

其次,在三个基因系统当中,只要有一个与原住民相同,就被林妈利归类为原住民血统。然而,人类的基因有数万个。只要分析更多基因,则任一基因系统与原住民相同的比例就会愈高。陈叔倬与段洪坤指出:「如此持续的进行更多的基因系统分析,可以得到99.99%台湾汉人都有原住民血统的结论。」

第三,根据同样的计算方式,只要有一个基因与亚洲大陆族群相同,也可归类为亚洲大陆血统。如此一来,可得出87%台湾人带有亚洲大陆的血统。为何林妈利只选择性地公布85%台湾人带有台湾原住民的血统呢?

林妈利回应,怀疑批评者政治动机

林妈利在回应陈叔倬与段洪坤的文章中,并未回答上述三个问题,而是质疑他们的动机。林妈利指出陈叔倬与中国复旦大学有合作关係,「他的为文攻击台湾的研究是不是为了配合中国复旦大学同事的论调?是不是有汉人血统论的政治意图?」(注12)

陈叔倬与段洪坤再次回应:「林妈利医师选择迴避我们的质疑,却花较多篇幅提出非关 〈平埔血源与台湾国族血统论〉 内容的问题。」他们要求林妈利正面回应他们的三个问题。此外,陈叔倬与段洪坤反批:「林妈利医师单纯认为属于科学研究的祖源基因检验,其本质更存在着政治意图。」

他们引述人类学者Brodwin的警告:「利用特殊的遗传指标排列、或Y染色体与粒线体DNA上独特的变异来确认我们与祖先的关联性,不仅仅是实验室中的技术问题,更是一种政治问题:在我们社会中,谁会去进行检验?谁提供这种服务?给予遗传数据意义者又是谁?这不仅仅是遗传或是生物研究,同样也是政治运动,因为这牵涉到个人与族群、种族、或国族群体意识之间的拥抱与背离。」(注13)

林妈利并未再回应陈叔倬与段洪坤,而是将她过去关于台湾人基因研究的文章与讲稿集结成书:《我们流着不同的血液》。在序中,林妈利暗指陈叔倬与段洪坤是北方汉人血统论者,并宣称要「堵住台湾人的北方汉人血统论者的嘴巴。(页11)」

由于这本书是集结林妈利不同年代的作品,因此,同一本书当中出现许多不一致的结论。例如,页 79 与页 199 指出「台湾人 13% 的基因是来自原住民」;页 64 指出「台湾人有 26% 拥有来自原住民的母系血缘」;页112指出「85%的台湾人是带有台湾原住民的血缘」;页48指出「原本推测台湾人85%带有原住民基因的结果,频率可能需要再向上修正」。(注14)

85%台湾人都是原住民?遗传科技恐无法为国族议题提供「科学」
若採严谨认定:台南人较接近中国南方汉人

2009年,陈叔倬取得史丹福大学人类学博士学位。他的博士论文分析了172个平埔原住民族(包括巴宰族、西拉雅族)样本、34个居住在西拉雅吉贝耍部落(位于台南市)的汉人样本、138个台南汉人样本,并对照已发表的高山原住民基因数据与中国汉人基因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平埔原住民族样本的认定,陈叔倬採取不同于林妈利的方式。在林妈利的研究中,只要受试者说他是平埔原住民族,这个样本就被放到平埔原住民族中。因此,一个实际上没有平埔血统的受试者,可能藉由自我宣称而成为平埔样本,并使其他没有平埔血统的样本也被鉴定为平埔原住民族。

陈叔倬则结合日本时代的户籍资料,确认受试者的家庭从19世纪末以来未曾与汉人通婚,才算是平埔族样本。他的分析结果显示,台南汉人的基因较接近中国南方汉人,不同于平埔原住民族。至于居住在吉贝耍部落的汉人,其父系血缘较接近台南汉人与中国南方汉人;其母系血缘较接近吉贝耍的平埔原住民族。(注15)

遗传科技显未能为「国族」提供科学证明

笔者尽可能回顾这场论战的来龙去脉,是希望帮助读者注意两个要点:首先,同一位学者可以改变自己的论点,显示这个议题至今仍未有定论。也就是说,遗传科技至今并未能够为台湾的国族议题提供「科学」的证明。其次,不同学者之间可以互批对方有政治意图,显示这个议题已经不单纯只是「科学」的研究。这是每个想要引述相关文献的人,都应该谨记在心的。

附注:
    Weber, M. (1922 [1968]) Economy and Society. Guenther Roth and Claus Wittich (eds).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Hobsbawm, E. (1990) Nation and Nationalism since 1780.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Anderson, B. (1991) 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Revised Edition), London: Verso. 陈顺胜 (1996) 台湾与西太平洋岛屿南岛语族之健康关係,收录于《台湾原住民健康问题与展望论文集》。台北:台北医学院。 陈叔倬、段洪坤 (2008) 平埔血源与台湾国族血统论,《台湾社会研究季刊》,72:137-173。 陈顺胜 (1997) 从人文与医学资料看台湾的族群,收录于施正锋编《族群政治与政策》,台北:前卫。页265-301。 Lin M, Chu CC, Lee HL, Chang SL, Ohashi J, Tokunaga K, Akaza T, Juji T (2000) Heterogeneity of Taiwan’s indigenous population: possible relation to prehistoric Mongoloid dispersals. Tissue Antigens 55:1–9. Lin M, Chu CC, Chang SL, Lee HL, Loo JH, Akaza T, Juji T, Ohashi J, Tokunaga K (2001) The origin of Minnan and Hakka, the so-called “Taiwanese”, inferred by HLA study. Tissue Antigens 57:192-9. 林妈利 (2006) 我们流着不同的血液,《科学人特刊》,第4 号,页122-127。 林妈利 (2007) 非原住民台湾汉人的遗传结构,《自由时报》言论广场,2007 年8 月11 日。 陈叔倬、段洪坤 (2008) 平埔血源与台湾国族血统论,《台湾社会研究季刊》,72:137-173。 林妈利 (2009) 再谈85%带原住民的基因:回应陈叔倬、段洪坤的〈平埔血源与台湾国族血统论〉,《台湾社会研究季刊》75:341-46。 陈叔倬、段洪坤 (2009) 台湾原住民祖源基因检验的理论与统计谬误,《台湾社会研究季刊》,76:347-356。 林妈利 (2010) 《我们流着不同的血液》,台北:前卫。 Chen, Shu-Juo (2009) How Han are Taiwanese Han? Genetic inference of Plains Indigenous ancestry among Taiwanese Han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Taiwan identity, A Dissertation Submitted to the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ical Sciences of Stanford Universit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