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车生活 >医疗大难民时代来临,「人球」事件将层出不穷 >

医疗大难民时代来临,「人球」事件将层出不穷

医疗大难民时代来临,「人球」事件将层出不穷

近日一车祸脑出血的患者被送到区域医院时,因为没有神经外科医师,只好从南部往北部送,一路上的医院皆无能力开刀,终于到了有医师可以开刀的医院,患者从本来清醒的状态,到后来昏迷指数剩下三分。

从前邱小妹的时代,这样偶发的事件是一颗「人球」。但现在医师荒逐渐严重之后,成为全国各地不断浑沌上演与慌张流窜的事件「们」。再也不只是「一颗人球」被踢到别家医院的单一事件而已。更贴切形容的,是众多狼狈的「医疗难民」 。医疗的「大难民时代」即将降临!

现在正在进行的景况是,全国有一百五十九个乡镇没有妇产科医师!也就是说有产妇要生产,可能要跨一个乡镇(二个、三个或四个?)去生宝宝,来不及只好坐高铁。没有高铁怎幺办?是要火车颠簸?还是出动直升机?果然是医疗的大难民时代来临!

某急诊室因为病患太多床位不足,医师帮病人进行急救,甚至接上呼吸器时,病人都只能躺在冰冷冷的地上。在林口长庚急诊室里,等待病床的病人有两百多位,还没等到的只好「住在」急诊室里,一天、两天、三天……最后都出院了,还没办法住到病房!可怜的病人不但身受病痛折磨,还没地方洗澡、无法好好休息、整日待在吵闹混沌到不行的急诊室。

我们的国家虽然没有战争,但不知道为什幺,大家都变成了医疗的难民?

全台为什幺闹医师荒、护理师荒?医师为什幺逃光了?有医师说,他宁愿捨台湾选择去非洲行医,因为他救活了非洲病人,非洲病人会用「生命」来感谢他!虽然没有当医师的实质收入,却有点点滴滴心灵上富足而甜蜜的收入。而在台湾行医,病人被救活不知感谢,反而跑来撒冥纸或告你,或是跟你大吵是要健保还是自费、那一两百块要不要收?

在台湾行医,当医师论的是称斤论两的「价格」;在非洲行医,当医师则当的很有「价值」。

台湾的妇产科医师平均年龄是五十三岁,一般医师是四十四岁。因为年轻医师不愿选择此科,没有新血注入,于是平均年龄「逐年上升」。也就是说二十年后我们的女儿要生小孩的时候,可能只剩七十三岁的妇产科医师能接生。若再加上被告的被告,逃走的逃走,我想以后只能在家里自己生。

年轻医师为什幺不愿投入呢?除了卫生署公开反对医师纳入劳基法的漠视劳动人权、医疗劳动环境的恶劣,更重要的是,台湾法律的不友善!有人甚至宁可考兽医,至少不会被狗告。

台湾医师被起诉的比率,是「全世界」第一!每位妇产科医师身上平均有零点五二件的诉讼,也就是说不到两个妇产科医师之中,就有一个人要跑法院!这对需要十二年才能养成的妇产科医师来说真是情何以堪,如果你有小孩,会想要他去当妇产科医师吗?

诉讼着重的,应该是医疗的「过程」,而不是「结果」。最后的「结果」,人生或人死,不应归咎医师,因在整段过程中,医师出自善意且已尽心力。

为什幺医师需要「医疗纠纷去氾滥化」与「医师专业裁量尊重化」?因为我们需要还给医师「行医的勇气」与合理的医疗正义。更要还给善良的人民一份「正常」且「安全」的医疗资源。

民众告医师,可以把一个医师全部的热情扑灭。医师退场,数量变少,其他人工作量加大,剩下的医师更想逃走,最后只会演变成不可逆且直直往下坠的恶性循环。别再说医疗崩坏危机了,山都已经走到家门口,我们还会奔走呼叫说:快要山崩了!有山崩的「危机」吗?

非洲的难民让医师得到「价值」;台湾的人民,让医师得到「价格」,民众却将成为医疗的难民。

上一篇: 下一篇: